芬妮:靠自己的工厂妹

Dear 欧德莉

离开了印度工头以后,我开始自力更生,不再靠工头,在这两个星期,我尝试了采苹果(体力不符,失败了),也尝试了采蓝莓,现在则正式成为工厂妹。

我在上个星期开始在罐头工厂工作,从一开始很轻松的在搬罐头,到做了两天选番茄(这份工作堪称是我的打工旅行之旅做过最恶心的工作),如今则是切桃子。

第一天上班时,我们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做,supervisor也没有清楚交代我们应该如何做,而早班和午班的supervisor的做事方式又不一样,搞到我们这些做完早班再加班的人要以两种方式来运作。

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,我们也不明白整个桃子的制作过程是如何,因为我们只是工厂里的一颗小螺丝钉,在做着不需要用脑的工作,每天日复一日重复做同样的动作,长久下去,我想我会觉得自己没有灵魂,但是这种No brain job总得有人需要做,不是我们做,也总有人做,工作在这个场景只剩下“糊口”的意义。

无论如何,能够暂且拜托失业大军,我是很感恩的,我甚至为自己感到骄傲,因为这是我在纽西兰第一次靠自己找到工作,而不是靠工头,我终于脱离被卖猪仔的感觉

为我安排工作而被我拒绝的工头说我选择了一条难走的路,的确,这条靠自己的路一点都不好做,被印度工头骗后的我有点心力交瘁,但是生活总得继续,饭总是要吃,所以我去采不赚钱的蓝莓,为了存延签的工资单,我借过朋友的脚车,骑了30分钟去采蓝莓,也试过自己走路,走了两个小时去采蓝莓,也试过工作了8个小时后再骑脚车去采蓝莓,采了2个小时,却只赚了5块多。

我发现,Hastings这一站,教会我“毅力”这两个字,无论如何辛苦,我都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

芬妮 上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