芬妮:靠自己的工厂妹

Dear 欧德莉

离开了印度工头以后,我开始自力更生,不再靠工头,在这两个星期,我尝试了采苹果(体力不符,失败了),也尝试了采蓝莓,现在则正式成为工厂妹。

我在上个星期开始在罐头工厂工作,从一开始很轻松的在搬罐头,到做了两天选番茄(这份工作堪称是我的打工旅行之旅做过最恶心的工作),如今则是切桃子。

第一天上班时,我们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做,supervisor也没有清楚交代我们应该如何做,而早班和午班的supervisor的做事方式又不一样,搞到我们这些做完早班再加班的人要以两种方式来运作。

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,我们也不明白整个桃子的制作过程是如何,因为我们只是工厂里的一颗小螺丝钉,在做着不需要用脑的工作,每天日复一日重复做同样的动作,长久下去,我想我会觉得自己没有灵魂,但是这种No brain job总得有人需要做,不是我们做,也总有人做,工作在这个场景只剩下“糊口”的意义。

无论如何,能够暂且拜托失业大军,我是很感恩的,我甚至为自己感到骄傲,因为这是我在纽西兰第一次靠自己找到工作,而不是靠工头,我终于脱离被卖猪仔的感觉

为我安排工作而被我拒绝的工头说我选择了一条难走的路,的确,这条靠自己的路一点都不好做,被印度工头骗后的我有点心力交瘁,但是生活总得继续,饭总是要吃,所以我去采不赚钱的蓝莓,为了存延签的工资单,我借过朋友的脚车,骑了30分钟去采蓝莓,也试过自己走路,走了两个小时去采蓝莓,也试过工作了8个小时后再骑脚车去采蓝莓,采了2个小时,却只赚了5块多。

我发现,Hastings这一站,教会我“毅力”这两个字,无论如何辛苦,我都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

芬妮 上

 

Advertisements

芬妮:三个月纪念日之我感恩

Dear 欧德莉

2月24日,是我来到纽西兰满3个月的日子,3个月前就懵懵懂懂一个人来打工旅行,如今却已经历沧桑。

在这三个月里,我做了六份工作,我选过奇异果、采过甜椒、选过橘子、拔过百合花芽、采果苹果、采过蓝莓。

在这三个月里,我睡过台湾人的家、马来西亚人的家、纽西兰人的家、10人男女混住的房间、车屋、汽车、帐篷到如今中国人的家。

在这三个月里,我遇过黑心工头、黑心房东、双面工头、被辞退过、被印度工头骗过。

在这三月里,我哭了无数次,我彷徨过、我无助过,我心很累。

很多人都说我很悲观,怎么分享的就是一堆不好的事,怎么好像一直都在受苦受难?

要我怎样?难道还能很开心地说:hooray!我今天又被剥削了!好耶!我又失业了!

或许这是因为大家想象中的打工旅行就是一直在po美丽的风景,一直都很开心逍遥自在。

事实上,我的打工旅行一直都在奔波,而我也带着吃苦的心来,总好过我以为我是从此无忧无虑的,来到以后才发现现实和想象是两回事,失落感更大。

我知道,不是最倒霉的那个,但也不是最幸运那个,有人真的来到什么都不用烦,就有工头一直在安排工作给他们,安安稳稳赚了几个月的钱就可以开始旅行了,而我几乎每一份工作都经历波折,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安定日子。

你说得对,懂我的人自然会懂,会批评我的人,其实是不懂我的人。我承认我是天性悲观主义者,环境如何我的心情就会如何,但是在悲观中,我依然有尝试积极生活,不然我不会活到今天,如果生命中没有上帝,以我这种悲观性格,我或许真的不会活到今天。

虽然旅程总是不顺利,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在抱怨,我只是在分享当下的心情,再怎么难熬,我都知道我必须熬下去,我一定会完成这趟旅程的。

以前我只是听别人的故事,但原来没有亲身经历,根本想象不到是如何的状况。老实说,没有来过打工旅行的人永远都无法体会到我们的心情。

打工旅行不是只是拍拍美丽的照片,旅行玩玩这么简单,我们不只是在旅行,我们也是在生活,只是我们的生活换了场景而已,在这里,衣食住行工作,所有东西都必须自己操心,很多事情都不像在自己国家那么方便,必须自己想办法找出路。

每当经历挫折时,我总会想起我的主任不以为然的样子,他当时知道我没有找到工作就跑来,还有回去以后要做什么工作都没有打算,就说要来打工旅行,虽然他没有说出口,但我知道他无法认同我,为何可以放弃安稳的工作,去追求不安稳的生活。

虽然我一直不是很顺利,但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踏上这趟旅程,因为在历经挫折时,我总是遇到天使帮助,这是我很感恩的,上帝一直都与我同在,祂没有撇下我,祂让我看见祂的信实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旅程,而是祂和我的旅程。

在我的朋友都因为下雨天没工作闲空在家里,竟然有人请我到她家除草和打扫房子,在我没有地方住的时候有人愿意收留我,有人愿意给钱我,在我又失业时有人也很担心我也说要给钱我、在我需要载送时,总是有人可以载送我,即使没有人载送,要靠自己,也有朋友愿意借出脚踏车。

今天,我的朋友就借了我脚踏车,让我可以骑半个小时的脚踏车去采蓝莓,工作了2个多小时,回来以后,朋友还请我吃饭,虽然是他的剩饭,但我依然感激。

最后,我只能以一句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”能概括我的打工旅行之旅的心情。

芬妮上

芬妮:继续逃亡记之被印度工头耍

Dear 欧德莉

 

我又要再写一次逃亡记,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用“逃出生天”来形容我的旅程。

我来到一个叫Hastings的城市,因为苹果季节开始了,我不想再做果园工,我想做工厂妹包装苹果,这样每天就有吃不完的苹果了。

我的朋友告诉我,一个印度工头在招人,因为听信朋友,我又再一次跟到印度工头,第一次是非自愿的,这次是自愿的,因为我想博一博,看我会不会遇到好工头。

这个印度工头一直催我赶快来到Hastings,他本来说我来到时,趁苹果包装开始前,先在葡萄园工作一周。

我有一个朋友也答应一起做苹果包装,但他要等到开工前夕才能到,还有一个朋友的朋友也想做,在他们还没有来到前,我先胆粗粗的来做白老鼠。

我在星期二来到这座城市,来到当天,他说第二天开工的,结果却没有开工,又推多一天,他第二次拖延我时,我曾经想过,我好不好立刻离开他的屋子,逃亡去了,那种不确定和没有安全感的感觉真的很煎熬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又上了贼船,我很惆怅。

推了两天,星期五才终于开工了,但是却不是葡萄园,而是百合花厂,工作是负责拔百合花的芽,这是一份充满灰尘的工作。

我第一天工作到下午,就觉得自己的鼻子满是灰尘,非常肮脏,之后都不想再用鼻子呼吸,就选择用口呼吸来撑完下半场。

放工的时候,我告诉工头很多灰尘,印度工头打给他的弟弟,他的弟弟竟然说哪里有灰尘?他们睁着眼睛说瞎话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为了等苹果包装,我唯有继续撑下去,反正这个工作只有几天。

印度工头本来答应我,只要我有车的朋友来了,我们就可以做苹果包装,结果我朋友来了,他还是继续拖延,说什么苹果包装厂还没有准备好,还是要我回去百合花厂,我一共在百合花厂工作了四天,做完这个工作后,我决定不要再跟这个印度工头了。

这个工头实在很不可靠,我不要再被耍了,不是我想对印度人有偏见,但是至今都没有遇过好的印度人,当了两次白老鼠后,以后我都会提醒其他人,不要跟到印度工头,以前还没有来到以前,这些事情对我来说都是传言,但是自己经历了才知道,或许上帝要我亲身经历,为的是让我以后可以提醒其他人。

 

芬妮上

芬妮:聆听内心的声音

Dear 欧德莉

今天突然有感而发,发现在我的生命中,原来曾经有好多次,别人给我的意见,我都不愿意接受,我选择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刚进大学时,朋友对我说,华文学会是非法组织,不要参加,我不但加入成为委员,还投入华文学会争取注册的运动。

参与前进阵线时,校园团契的导师和弟兄姐妹说基督徒应该顺服掌权者,不应该杯葛校园选举,不应该参与“犯法”的活动,结果我依然是一意孤行地继续参与前进阵线,直到离开校园。

校园暴力发生时,朋友说不要和校方斗了,我斗不过他们的,还是等我毕业后加入反对党吧。事实证明,我的确斗不过他们,但我也没有加入反对党。

当校园团契的弟兄姐妹都不支持我,不曾声援我的时候,有个前辈问我为何还要去教会?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前辈,但我没有放弃去教会,也没有放弃相信神。

毕业多年以后,开始感到茫然和疲惫,毅然决定退出参与的社运组织,他们说我可以边想边参与的,但我最后还是选择离开。

回家乡以后,朋友都叫身心灵疲乏的我不要当记者,暂时不要碰政治,还是去当老师或公务员好,但我最后还是当了个地方版记者。

决定去纽西兰以后,准备结婚的同事叫我不要走,但我还是非走不可,因为追求稳定生活的不是我的目标。

来到纽西兰以后,有人多番给机会我到南岛工作,但我还是留在北岛,只为了一个回去Te Puke的机会。

我发现,在我向这每一项建议说“不”的时候,我都经历过苦头,但是我却甘之如饴,选你所爱,爱你所选,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希望接下来的日子,我能更清晰自己的方向,能够继续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诚实面对自己,真实对待自己。愿你也一样。

芬妮 上

芬妮:艰难的决定

1899883_10152628049814128_521690191_n

Dear 欧德莉

在这美丽的早晨,我又在Te Puke给你写信,回到那间当初我逃出生天以后住的 房子,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有第三次的机会住进这个屋子。

我这次是特别为了一个教会的姐妹的生日会而回来,在还没有来到纽西兰以前, 我以为自己 会一直很潇洒的流浪,但是结果我却留念Te Puke这个地方,朋友说 她明白我的感受,她当初也是为了她的主管而留在Lake Tekapo很久,但起码她 留下的地方有很美丽的风景,但把我留下的地方,却是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,而 且还要冒着被之前的黑心房东碰见我的风险。

这次我不再是糊里糊涂的跑来一个陌生的地方,我不再是无心来到,而是有意回来。

这次我感觉自己是回到家,一下巴士,就有一位姐妹在等着接我,之后我们就去教会参加祷告会,一进到教会,认识我的弟兄姐妹看到我,都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,当我坐下以后,隔壁的男生就和我打招呼,虽然我不认识他,但感觉很面善,可能之前在教会见过,之后就回到我之前曾住过的地方。

我终于回到我朝思暮想的地方,这对我而言,简直是一个奇迹。如果没有被炒,我根本不可能回来,我知道纽西兰还有很多很美丽的风景等着我去看,还有很多很棒的人等着我去认识,但这里有我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教会熟悉的人,虽然我之前在这里只有三个星期,虽然这里并没有什么美丽的风景,但这里将会是在纽西兰我最牵挂的地方,因为这是我在纽西兰第一个经历挫折也经历恩典的地方。

在旅途中,每一天都要做很多抉择,频密的程度比在安稳的状态更多,这是一个 很累人的过程,如果是一个有选择恐惧症的人,真的不适合来打工度假。

我时常都在想,我几时应该去到风光明媚的南岛,听说那里的风景比北岛美丽好多倍,天气也比较寒冷,如果我现在不过去,到了冬天才过去,我实在不敢想象 我到底熬不熬得住,但为了回来Te Puke,我还是坚持留在北岛。

我本来已经买了车票准备去Hasting做苹果包装,这是一个距离Te Puke五个小时车程的地方,这次我又再度面对印度工头,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又继续被剥削,我是带着冒险的精神过去,如果又再度倒霉,我又要继续飘泊了。

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状态下,我突然又获得南岛的工作,工作时间是从晚上6时到早上6时,12个小时的工时,做上三个月,就能赚大钱了,但我还是回绝了,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回绝去南岛的机会了。

第一次是在我工作一天后才接获的消息,我想到既然我已经开工就不好立刻开溜,而且我清楚感受到上帝不要我离开,所以我放弃了我梦寐以求的Lake Tekapo的工作,而这一次再度回绝,真的有点挣扎,稳稳定定的工作大把大把的钞票就这样飞走了,相信如果下次我要再找回这个工头应该也很难了。

所有人都不会明白,为什么我要死守住Te Puke,但我发现,原来旅途中最重要的不是美丽的风景,而是人情,身同感受的朋友说反正旅行的风景之后回来还是有机会走,但和人的缘分只有存在于某个时间和空间,为了留住这个时间和空间,我做了一个对我而言相当艰难的决定。

这里的姐妹一直告诉我,Te Puke需要我,而我也如此相信,所以只能继续相信下去,直到我确定自己是否能再回来了。

这一次在临别前,我为他们煮晚餐,这是我长这么大,第一次煮饭给这么多人吃,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如何,如果这次不煮,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的机会。

又要开始新的旅程了,既期待又害怕,希望我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。

新的一年,你是否也该做任何抉择的时候呢?希望我们做的每一个决定,都是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的决定..

芬妮的新年杂感

Dear 欧德丽

人生中第一次在国外过新年,原来和我第一次人在国外过生日,如此平平淡淡,没有什么特别感受。

我离开第二份工作后,又飘荡到距离奥克兰45分钟车程的小镇Warkworth,负责橘子选果,就是把为橘子树瘦身,使橘子能有空间茁壮成长,没想到今年的新年没有机会吃橘子,却有机会每一天对着还没长大的橘子。

其实新年对我也没有很大的意义,新年不外乎就是躲在家里看电视或出外见朋友,最近这两年甚至只想在新年期间看看书。今年的农历新年,本来有机会和新朋友吃团圆饭的,但因为以为没有人可以载我到果园工作,临时又搬去另外一个新地方住,所以只能一个人随便煮个辛拉面吃,身为一名旅者,我果然不到最后一分钟都不知道自己在那里过年。

年三十晚上,我却因此有机会和一个来了纽西兰不到一个月的新朋友聊天,我向她分享了我这两个月的经验,希望能纾解她的不开心。

今年新年唯一的不同点,就是无法出席新年期间的同学聚会,但其实出席与否也差别不大,每一年大家都是重复又重复问同样的问题,继续Update一年没见的状况,但我老是觉得,大家所谈的话题都距离我好遥远,大家追求的金钱房子车子婚姻,全都不在我的人生目标内,我根本无法融入话题,但我每一年都依然会准时出席聚会,当个好听众。

或许我们都不需要纠结,只需要接受这个世界就是有不同的面貌有不同的人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除非自己愿意改变,不然我们谁也改变不了谁,正如大家所追求的安稳并非我的追求一样,也没有人可以改变我。

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尝试影响过身边的朋友,但是随着时间的改变,我发现身边有些人这几年都开始改变,如我教会的人也开始关注社会动态,关注苏丹街关注集会,人只有在自己感到压迫的时候才会想要改变的,或许时间会给我们答案。

今年的年初一,在大家与亲朋好友相聚欢庆新年的时候,我却在大太阳底下埋头苦干,然后心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,资本主义会有消失的一天吗?以前不曾当过工人,无法真正体会工人的辛劳,但当我的手不再以打键盘找吃,而是用手亲手采摘水果,直到手爆裂,甚至有朋友弄到满脚黑青,我终于明白当个苦工的滋味,而和我一起工作的朋友们,也开始明白何谓被剥削。

 

 

欧德莉的新年杂感

芬妮:

是的,我“终于”要给你写信了。

最近的两封信,我没有特别想回复的,因为觉得妳常常在自问自答的过程中已找到答案。

现在是年初三的午夜,突然很想写下我此刻的感想。

今天一整个大白天见了中学的朋友,突然觉得我们越来越遥远。

距离不是因为不常见面,而是来自思想上的落差。

我一直觉得大学的经历,改变了我的价值观,也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,可是我却改变不了我的朋友们。

不知道从几时开始,谈论政治成了我们之间的禁忌,不然就是那种有意无意的调侃,让我非常无奈。那种无奈是,当你尝试解释的时候,他们就会一副反正你就是反对派的样子,没有理由地拒绝聆听。

另外一种则是政治冷感,这类朋友虽然没有什么冷嘲热讽的语气,可是当你想到他们与社会大事与世隔绝的时候,就会替他们觉得可怕。

不知道这样的感受还有纠结下去多少年……

Image

一路有你

昨晚,突然兴致勃勃去看了《一路有你》这个电影,而且还幸运的卖到不错的位子。

跟朋友两个人看电影,虽然是半夜场,但是确实我看过最热闹的半夜场,因为买票的大多数是一家人。

电影很自然、也让我在不经意之间落泪,很催人热泪,有些画面会让我想到自己和父母相处的过程。

或许人长大了,特别容易感受到时间的流逝,尤其是在这个我长大的地方,看着这么一部拥有许多集体回忆或是共鸣的电影。

最后,祝福你,新年快乐。=)

人在关丹过年的欧德莉上